爱理财,爱生活,爱时尚
 
一个权证投资者的蜕变:从闭眼赚钱到血本无归
小时候,学校窗户外面有一座拱桥,桥弧度较大。当货物较重拉不上去时,固定守在头上的人就帮忙推上去,会得到一块钱。而现在你坐在有空调的房间里,对着电脑点一下手指,你可能赚到几十万甚至更多,为...

    小时候,学校窗户外面有一座拱桥,桥弧度较大。当货物较重拉不上去时,固定守在头上的人就帮忙推上去,会得到一块钱。而现在你坐在有空调的房间里,对着电脑点一下手指,你可能赚到几十万甚至更多,为什么?“因为你做出来的每一个决定,花的力气都绝对不比那个推车子的人少。”这是郝莹的师父告诉她的一个重要道理。
    
    这个道理在郝莹几年资本市场的投资中得到了印证。2004年入市,无往不利;2007年转做港股窝轮(即权证),血本无归。从风光得意到最终蚀空而出,连本带利还给市场,甚至倒欠百万手续费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做股票累,做权证更累。我那时特别瘦,也没什么朋友。”郝莹在做权证时十分地投入和专注。
    
    2007年是香港股市“井喷”之年,尽管风云变幻,波动剧烈,但是走势清晰,反复上涨。随着大量内地资金的涌入,港股牛气冲天,恒生指数首破三万点大关,多项市场指标刷出历史之最。郝莹说,那一年市场是疯狂的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那会儿闭着眼睛买,买什么都赚。”那时候,郝莹家中也是摆着八个大显示屏,以免错过任何交易信息。
    
    晚间欧美市场走势如何,权证的正股怎样,有无正负面消息,庄家有无变化嫌疑,买卖手状况、明日大盘预测等等,每天晚上郝莹还得做这些功课。
    
    郝莹告诉记者,权证的风险性和投机性很大,“好不好做,要看做这个权证的庄家是谁。如果发行量小,约两三千万的盘子,基本一个庄就吃完了,假如你收了这个权证,很可能会死在手里,无人接盘,那就等着一天一天地赔钱。”
    
    2007年的盈利是惊人的。“当你发现一个东西可能很赚钱的时候,其他任何事情都变得没意思了。”郝莹回忆,“当时我跟神经病似的,不喜欢与人交流;我妈天天把我往外赶,巴不得我出门。”
    
    然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,让好景一去不复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当一天赔了很多,整个人就会特别地消沉。” 对于这位2007年才炒窝轮的新手来说,2008年是极其难受的,“当时是震荡市,两头挨打,不论做多做空,一个下跌或反弹就能把盈利打掉。”郝莹对记者说。

www.dzlo.com 睿客理财网
  1  2  下页
分享到:

验证码:        
最新文章
顶的最多
踩的最多
相关图文
© 2019 睿客理财网    [赣ICP备16005303号]   百度地图   google地图